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805-8819
   
最新案例 Case
News 投资热点
说明: 来自:新浪财经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非标与通道的命运便是最好的印证。  这一切还要从2008年的“4万亿”说起。当年,在国际金融危机和国内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国务院出台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以抵御内忧外患,此后房地产与基建迎来繁荣发展。  地方政府一呼百应,以近乎狂热的姿态启动了一系列周期长、回报率低的基础设施建设类投资项目。巨大的融资需求催生了非标准化债权投资,即非标。  非标与通道  所谓非标,本质上是变相贷款,借通道以达到“曲线救国”的目的。  举个例子,老王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板,看中了一块地皮,但买地和开发楼盘需要100亿。为了筹集资金,如果他选择去银行直接贷款,一方面老王必须出具各种繁杂的资质证明,另一方面银行贷出这100亿也需扣除相应的风险资本。最重要的是,有成千上万个老王都有巨大贷款需求。商业银行受75%存贷比红线监管,贷款总规模受限。  既然走正规的渠道这么复杂,怎么办呢?“银信合作”应运而生,即信托公司设立一只信托计划,向老王发放贷款,然后银行理财资金去购买信托计划。说到底,钱来自银行,但并未直接贷给老王,而是以信托为通道“曲线放贷”。  在这里,我们要划出两个重点:非标与通道。  通俗来说,非标更像是私人合约,甲方出资乙方借钱,期限、利息、抵押物等细则均由甲乙两方协议,并无统一标准,只要双方合法自愿即可。相比于标准化的融资渠道,如银行贷款、债券融资等,非标准化债权的监管约束少、信息非公开、高度定制。  事实证明,在4万亿的刺激下,大量的非标资金最终流向了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以及钢铁等“两高一剩”行业。  那么,银行的资金是如何出去的呢?借助通道,即银行曲线贷款的载体。2012年前,“银信合作”是银行通道业务的最主要模式。但在银监会强监管下,银信模式受到约束。  转折点同样也发生在2012年。当年,证监会召开了...
说明: 来源: 新华网      关于资管新规的争议让资管圈如此不淡定,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份被描述为“史上最高规格监管”的文件将重新切分资管行业这块“诱人”的蛋糕。  当前,我国各类资管产品的整体规模已经超过100万亿元。随着居民理财需求日益旺盛,这块蛋糕还将越做越大。资管新规怎么制定原则,不仅关系着存量蛋糕的处置,更包含增量蛋糕的长远分配。  不可否认,重新分配的过程必然会伴随着“几家欢乐几家愁”。各方观点博弈也好,向政策制定者“倒苦水”也罢,但有一个方向必须明晰:无论过程如何艰难,为了我国金融的良性发展和投资者“钱袋子”的安全,百万亿元资管业必须迈过转型发展这道坎儿。  一方面,经过这些年的粗放发展,金融领域积累的风险必须一一着手解决了。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已经稳稳坐在全球第二的位置。从跟跑者向领跑者迈进的过程中,中国经济结构正经历着巨大变革,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式必须同步转变。  现有资管模式下,虽然实体企业的融资需求能够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但是却由于“绕道监管”、“刚性兑付”、“层层嵌套”等问题,导致金融领域乱象丛生,反而加大了宏观经济的脆弱性。如此,金融配置资源的方式注定要变。  对于一些金融机构来说,这意味着过去“躺着赚钱”的模式或许将成为历史。要让资产和资金更高效地对接,更有效地服务实体经济,是需要好好动脑子的。想要继续玩监管套利、资金空转就把钱挣了,显然不太可能了。  资管新规就是要打破“舒适区”,让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式更加稳健、更加长久。  有人可能会说,资管行业的管理规模都已经超过100万亿元了,如果有问题为什么不早点下手解决?  其实,据记者了解,金融部门对于资管行业的野蛮发展早有察觉,甚至早在资管产品兴起之初就酝酿过相关监管的框架方案。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资管行业统一监管的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 ...
说明: 本文来自网络!  一行三会针对债券市场的进一步规范制度“302号文”终于落地,加上资管新规、资产增值税等监管政策,标志着资管行业野蛮生长时代的终结。     302号文即《关于规范债券市场参与者债券交易业务的通知》,在监管思路上进一步明确以净资产为核心的约束体系,从机构、产品、交易结构三个维度约束了机构参与债券市场的行为。通知规定自发布之日起实施,整改需在一年内完成。债券收益率上行压力增加     华创证券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屈庆表示,这意味着机构行为调整将更快开始,预计市场将经历从被动去杠杆到主动去杠杆的过程,债券收益率仍面临上行压力。而各类资管产品作为信用债的重要需求方,资管产品的收缩无疑意味着信用债需求的萎缩,随着去杠杆的深入,2018年信用利差和等级利差仍有进一步走阔的风险。     首先,在被动去杠杆阶段,正回购超标的机构需压缩杠杆规模,机构会逐步抛售杠杆负债所对应的资产,流动性更好的资产首先面临抛售压力,长端利率上行;但是由于机构多存在期限错配的情况,资产端到期日晚于负债端到期日,如果机构无法或不愿压缩资产,则需要通过其他方式例如同业拆借、同业存放或吸收存款的方式来维持负债规模,此时机构处于被动压缩杠杆阶段,长端收益率受抛售压力上行,短端利率则受负债刚性影响继续维持高位。    其次,在主动去杠杆阶段,伴随着机构资产端逐步到期或清理,刚性负债的需求缓解,则负债成本逐步回落;但是机构的杠杆偏好和风险偏好逐步下降,此时长端利率上行幅度放缓,资金价格带动短端利率小幅下行,曲线逐步恢复陡峭化。    再次,伴随杠杆率约束和代持业务规范化,过去高杠杆操作的行为和高风险偏好的机构逐步减少,机构主动负债快速推高债市配置需求的极端情况减少,配合...
说明: 来源:中国网财经        强监管仍在继续。银监会日前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明确委托贷款的业务定位和各方当事人职责,对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和资金用途设立“负面清单”,并要求银行将委托贷款业务与自营业务严格区分以加强风险管理。  委托贷款,是指委托人提供资金,由商业银行根据委托人确定的借款人、用途、金额、币种、期限、利率等代为发放、协助监督使用、协助收回的贷款,不包括现金管理项下委托贷款和住房公积金项下委托贷款。委托人包括提供委托贷款资金的法人、非法人组织、个体工商户和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  近年来,商业银行委托贷款业务发展较快,对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但由于缺乏统一的制度规范,也存在一定风险隐患。此前没有专门制度对委托贷款业务进行全面、系统地规范。《办法》的出台填补了委托贷款监管制度空白,为商业银行办理委托贷款业务提供了制度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办法》对委托贷款的资金来源和资金用途设立“负面清单”。在资金来源方面,要求银行不得接受委托人下述资金发放委托贷款: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银行的授信资金、具有特定用途的各类专项基金、其他债务性资金、无法证明来源的资金等。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上述资金来源中,禁止银行接受“受托管理的他人资金、其他债务性资金”发放委托贷款,实际上就封堵了银行理财、券商和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等通过委托贷款的形式投资非标,这一通道的路子被堵上,未来非标业务将被继续大幅压缩。  在资金用途方面,《办法》要求银行委托发放的贷款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或投资国家禁止的领域和用途,不得从事债券、期货、金融衍生品、资产管理产品等投资,不得作为注册资本金、注册验资,不得用于股本权益性投资或增资扩股等。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说明: 本文来自网络     近期,关于平安旗下金服平台“陆金所逾期事件”着实让投资人“惊恐不已”。代销的资管产品逾期,涉及的金额达到1.39亿元,对于资产总体规模超过4000亿的陆金所来说,填补这个“窟窿”,当然不在话下。但是这对于咱们来说却释放了一个信号,闭着眼睛看渠道买投资产品,出事了指望别人帮你“擦屁股”的粗放时代,已经结束了。理财的刚性兑付终将被打破     1 1月份,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部门起草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按照“新规”的说法,银行、证劵乃至保险,甚至如今红火的互联网金融都不能进行资金的垫付。陆金所逾期事件仅仅是一个插曲。尤其是对于有着广大客户群体的银行来说,陆金所上面的代销微不足道。相关数据统计,银行理财市场总规模高达近30万亿,投资者主体是中小散户,或中老年客户群体,追求着安全可靠的高收益。“起投5万,98天,年化收益率5.3%”等等银行的理财宣传语,成为大家共同的认知“保本理财”。我们习惯了“事情收益确定,事后刚性兑付”。如果有一天,我们发现不能“刚性兑付”,我们会怎么样呢?     所谓刚性兑付,从信托产品来说,就是信托产品到期后,信托公司必须分配给投资者本金以及收益,当信托计划出现不能如期兑付或兑付困难时,信托公司需要兜底处理。其他资管产品过去也基本是同一处理办法,到期后,无论情况如何,都要给投资者本金和收益。     这使得投资者一开始就认定是“无风险投资”,无所顾忌的买买买。金融机构也以此做大规模。可风险会逐渐积累,最后可能会酿成金融风险。     监管下定决心要斩断刚性兑付,让投资者认识到投资的风险,也让机构不能以保本付息为由不顾风...
说明: 本文来自网络     中国银行业协会近日发布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7)》(简称“《报告》”)表明, 73.0%的受访银行家认为应回归资产管理业务本质,做强银行最基础最核心的资产管理业务——理财业务。此外,将高收入客户作为核心客群之一,并通过财富管理(46.4%)、私人银行(40.1%)等业务为其分层提供更优质、更专业的资产管理服务,也成为商业银行开展资管业务的重点。     银行家们认为,统一规制有助于促使资管业务回归本源,降低金融系统风险,更好地发挥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资管行业挤“水分”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未来资管新规的正式发布,中国资产管理行业整体业务模式将发生较大调整,其业务规模也将受到影响。     《报告》表明,71.9%的银行家认为“不同监管主体的监管政策及其具体实施力度存在差异”,这是资管业务监管中存在的主要问题,该类问题的存在使得监管套利问题难以避免。同时,超过半数的银行家还认为“金融综合统计不完善,不同部门资管业务交叉状况无法获知”(55.9%)和“监管部门之间协调机制不完善,导致信息交流不畅”(54.0%)也影响了监管作用的充分发挥。     52.4%的受访银行家认为,统一规制后,资管业务的规模将会减小;仅有6.6%的银行家认为统一规制后业务规模将会扩大。可见,银行家普遍认为,目前资管行业规模还存在较多“水分”,部分游离于各类监管边缘的业务在统一规制后将会逐渐萎缩。银行业利润增长预期趋乐观     在杠杆率稳步下降、资产质量改善等因素共同作用下,银行家对中国银行业未来三年的营业收入与税后利润增长预期较为乐观。     《报告》显示...
Copyright ©2005 - 2013 美林财富(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分享到:
服务热线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805-8819
全国统一服务QQ
全国统一服务邮箱
微信二维码
亲,扫一扫
浏览微信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