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805-8819
   
最新案例 Case
News 投资热点

做大期货资管需考虑多方面突围

日期: 2016-12-20
浏览次数: 27

 来源:期货日报

 

受净资本占用等限制

  自首批期货公司资管业务资格获批至今已逾四年时间,作为起步较晚的金融机构,期货公司近两年来纷纷开始尝试做主动管理策略。作为大资管时代的“后来者”,期货公司发展资管应从哪些角度切入?日前,在第12届(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南华期货总经理罗旭峰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受净资本占用等限制,期货资管在实践过程中想做大规模需“贴着天花板跳舞”,未来需考虑与财富管理、风险管理业务结合发展,发散思维从多个角度实现突围。

在一定约束下做大期货资管

  “对期货公司来说,资管业务是在有约束边界的情况下解的一道方程式。在外部约束条件、时间范围基本确定的情况下,期货公司再来思考如何做一个很好的解答。” 罗旭峰表示,南华期货从去年开始打造主动管理团队,目前策略包括CTA、量化对冲、宏观、阿尔法等,同时在市场中寻找优秀的团队,使其成为南华紧密的合作伙伴。

  他认为,策略不可能永远有效,资管产品和团队都是有生命周期的,必须不断地学习、调整,在新市场环境当中去适应。比如CTA策略,当某个品种的外部政策、资金总量环境发生变化时,策略就可能失灵。优秀的投顾一定会随着市场的变化而不断地自我调整、自我学习、自我修复。他提出,商品策略可以有很多,但容纳的资金量不大,基于每个商品品种的小环境有限,可以通过FOF组合式策略把容量做大。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南华期货去年资管规模最高接近200亿元,目前约160亿元,经纪业务规模约120亿元。“净资本监管约束决定了期货公司无法像证券资管、基金子公司一样扩张,在净资本有限的情况下,资管规模不断扩大或导致ROE(净资产收益率)下降。”罗旭峰说,权衡再三,期货公司在现有的监管框架下要做大资管规模很难,特别是“新八条”对整个资管行业边界做了新的规定,原先期货公司在做的基本策略和业务拓展规则也在调整。

  “受净资本约束,我们大概从去年12月开始踩刹车,给经纪业务让道,南华净资本规模目前是18亿元左右,受境外子公司和资管业务的资产剥离,最近投了公募基金,尽管发了次级债,目前净资本不足13亿元。按照原有资管业务净资本监管办法,经纪业务加上资管业务不能突破350亿元,监管规则使得整体业务开拓方面受到很大制约。”罗旭峰说,在规划经纪和资管业务时,要省着用净资本。

  对于最新出台的《期货公司风险监管指标管理试行办法(修订)》,罗旭峰觉得这是一项为净资本“减负”非常好的举措。“最近两年,我们几乎是贴着天花板跳舞,净资本占用是限制业务增长非常重要的因素。按照新规,只做资管的话,我们规模再扩大3倍都不成问题,但考虑到明年上半年仍要给经纪业务增长让道。同时,经纪业务净资本消耗量比资管业务大,让道空间也有限。”罗旭峰说。

  对于发展资管业务的规划,罗旭峰表示,公司已启动了直接融资的程序,在排队过程中,这意味着不可能有新的融资方式、新的业务形态、新的业务突破方法。

  探讨资管产品与场外结合

  站在行业人士的角度,罗旭峰认为,期货公司母体的衍生品基因会渗入到资管、境外等每项业务,未来可以探讨资管如何与场外结合,比如利用场外衍生品去发行资管产品,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的风险管理需求。

  罗旭峰认为,中国在过去三十年是产业为主的时代,当前已进入产业资本的时代,日后即将进入资本管理的时代。届时,衍生品市场的功能,特别是在管理固定收益产品时将体现出来。当前,银行保险等机构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衍生品的风险管理功能,愿意跟期货公司合作,因为期货及衍生品可以将策略做到精准化,使产品成为固收类配置。

  “资产管理可以分割出财富管理,资管服务的是阳光私募和各类有一定专业性的机构,财富管理服务的是有个人资产配置需求的高净值客户。”他表示,中国有庞大的产业基础,期货公司如何服务实体经济,风险管理是一大业务条线,而产业客户同时会有风险管理和理财配置需求,分化是必然会出现的。

  “我们可以看到,市场需求在蓬勃发展,中国衍生品市场和资产管理、财富管理行业目前正在经历一次巨大的提升过程,这种能量的喷发会维持一段时间,当然货币总量的扩大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罗旭峰表示,房地产价格暴涨、商品暴涨、香港保险产品火热等均显示出,中国是第一大输出国,特别在第二产业,许多民营资本瞄准全球的优质资产,在海外投了很多项目,在经历初期技术含量较低的阶段后,正在迈向在产业升级方面能够对国内经济有帮助的资产。

  他预计,目前整个期货市场保证金规模约4300亿元,若按10倍杠杆的话,可撬动约4万亿元的现货市场,“这就是目前的商品市场容量,若按国际成熟市场场外与场内市场的比例9∶1,场外市场还可以服务约40万亿元的商品市场,基本可以撬动整个国民经济的产业链,未来将有很多资管和场外业务相结合的产品出现”。

  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证监会对期货资管子公司的审批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罗旭峰说:“随着净资本管理办法到位和新的法规出台,该项工作相信会继续进行。期货公司未来一定会成为集团化的期货服务机构,在这种业态的调整和变化下,期货公司在资管范畴可做的事情有很多。”

  罗旭峰称:“迄今,期货公司还没真正地醒过来,大家都在找方向,相信未来有很大一片天地可以延展。境外市场在工业化时代结束后,对商品的需求量都不能比拟中国。中国任何一个小的火花都可以变成一个大的产业,期货行业未来也能成为一棵参天大树。”

  不久前,南华期货成为业内首家获批公募资格的期货公司。“南华基金是南华期货在大资管时代下一次勇敢的尝试。实际上,基金公司是一项颇为‘烧钱’的业务,期货公司很难读懂基金领域的游戏规则,相当于贸然进入了一片森林,充满了机遇和挑战,这种尝试本身也是作为未来拓宽期货公司母体业务边界,同时在商品和衍生品领域把蛋糕做大的铺垫工作。”罗旭峰表示,当前,南华商品指数已具备一定影响力,有潜力成为发行ETF基金重要的标的物。另外,公司股东在影视文化产业方面有优势,可在影视文化基金方面多努力。

  对于南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前景展望,罗旭峰说:“一开始肯定要解决温饱问题,解决以后,南华基金一定是非常有特色的基金公司,并将成为推动、孵化整个南华业务发展的重要平台。”

 

Copyright ©2005 - 2013 美林财富(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分享到:
服务热线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805-8819
全国统一服务QQ
全国统一服务邮箱
微信二维码
亲,扫一扫
浏览微信云网站